政策解读
当前位置:首页 > 政策法规 > 政策解读

专家解读:混合所有制是国企改革的重头戏

  • 发布人:本站编辑
  • 浏览数:
  • 发布时间:2016-12-23 14:12:45

央广网北京12月23日消息 据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报道,混合所有制是国企改革的重头戏,关于此话题,经济之声评论员杨春阳做出了点评。

经济之声评论员杨春阳:今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混合所有制改革是国企改革的重要突破口,按照完善治理、强化激励、突出主业、提高效率的要求,在电力、石油、天然气、铁路、民航、电信、军工等领域迈出实质性步伐。有人说,国有企业和国有资产一定程度上已经成了一块巨大的利益蛋糕。确定在这七个传统上高度垄断的行业和产业引入混合所有制改革,是国有企业和国有经济一次大跨步的改革。改革的推进,将把国有经济的大蛋糕转化为更大的改革红利,由全体国民共同来分享。

国有企业改革,是一场“啃硬骨头”的改革。从当前的实践来看,国企改革难的不是找问题、定目标和提方案,而是真抓实干的能力。混合所有制改革,是这一轮国企改革的重头戏。如果说以国资改革带动国企改革旨在从外部为国企改革扫清障碍的话,混合所有制改革,涉及到了国企自身最根本的产权问题。这有助于国有企业破除体制机制障碍,加快市场化改革。有助于解决好国有企业的法人治理、资本运营和市场化运行。

在法人治理上,伴随着混合所有制的突破,需要在建立企业经营者的考核机制、监督机制和激励机制上积极探索,创新和完善制度建设。在资本运行上,监管部门从“管国企”到“管国资”,国有资本转移到投资运营公司,由投资运营公司来负责企业重组、兼并与并购、公司证券发行等业务,实现国有资本的收益和增值。在企业运行上以市场为导向,以企业经济效益最大化为主要目标,努力使国有企业成为国际、国内同行中最具竞争力的企业。

这一轮混合所有制改革有利于打破垄断,在电力、石油、天然气、铁路、民航、电信、军工等重要领域放宽市场准入,引入民营资本、引入竞争机制、引入创新动力。现在的关键,是要把改革的政策和措施落在实处。目前,在国有企业和国有经济领域,纷纷进行着资本投资试点、混合所有制经济试点、高级管理人员选聘、业绩考核和薪酬管理职权试点......。

这些试点和探索,应该在新的一年取得更大的突破和成效。

混合所有制是国企改革的重头戏,关于此话题,经济学家刘胜军也做出了点评。

刘胜军:企业的产权对其治理和管理有决定性的意义,所以,这一轮的国企改革强调以混合所有制作为突破口是非常重要的,抓住了问题的根本。但我们对混合所有制应该有清醒的认识,其实现在很多已经是混合所有制了,而且占比非常高。并不是混合所有制就能够解决根本性的问题或是把所有的问题都解决,混合所有制怎么混合是其中非常重要的问题,需要思考清楚。

首先要明白为什么要搞混合所有制,搞混合所有制的初心是什么?非常明确的一点是,要通过引入民企的投资,让国有企业的股权结构更加合理化,更加符合市场化原则,这是初心,一定要记住这个基本的出发点。要让混合所有制转变国有企业的体制机制,有三个核心问题要关注。

第一,混合所有制中民间的股份能占多少比重?也就是,非国有股份的股权比例怎么设定。中央关于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非常明确地提出像竞争性领域,国有企业可以放弃控股地位,换句话说,就是可以让民营企业控股,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信号。

第二,当民企和国企混合以后,就像两个人结婚一样,结婚后家庭能不能幸福,取决于大家是不是有彼此的信任和尊重,而要做到信任和尊重,最主要的是要遵守《公司法》。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中有一句话,是依法执行,其出发点就是为了解决或是根治政企不分的老毛病。

第三,当股权结构、公司治理发生改变后,顺理成章地要解决管理层激励问题。激励是现在企业制度的核心问题,能不能够找到优秀的人才,给优秀人才合理的激励,实际上是决定企业成败非常重要的因素。在这个方面,我们要遵循市场化原则,也就是要推行职业经理人制度。

最后,推进混合所有制的现实操作中,可能会有几个难题,需要我们加以考虑。

第一,国有股份的比例如何设定,怎么区别对待不同的行业?

第二,国有股份向民间转让时如何定价,关系到国有资产流失问题,从国际经验看,最有效的办法就是通过股票市场转让,通过二级市场转让的争议是最小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讲,资本市场在混合所有制改革中应该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第三,当实现了混合后,国有股东能不能真正放手,能不能真正遵守《公司法》,需要思想解放和理念上的突破,才能够真正不再以过去的管资产理念,而以管资本的理念对待国有企业,这是国有企业体制机制搞活的非常重要的前提条件。

最后,这一轮的混合所有制改革选择了垄断色彩非常浓厚的一些领域,但我们要知道混合所有制本身不能够代替反垄断的任务,一方面要推动央企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同时也要进一步打破“玻璃门”和“弹簧门”,让民营企业能够公平进入到这些垄断领域,特别是垄断领域的某些环节,中央已经确定了要逐步放开,这两个任务不能混在一起,都是很重要的,需要一起来推动。